今年的11月14日是印度教傳統節日排燈節。印度人在這一天的晚上往往有點亮燈燭、燃放爆竹的傳統,寓意“光明驅趕黑暗,正義戰勝邪惡”。但由於進入10月下旬以來,印度空氣質量急轉直下,加之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,德里政府宣佈11月7日至30日期間禁止銷售、購買、燃放煙花爆竹。不過,印度報業托拉斯的報道稱,“禁放令”並沒能阻止德里民眾的“節日熱情”。排燈節當晚,德里及其周邊地區的鞭炮聲“不絕於耳”,直接造成該地空氣質量進一步惡化。受此影響,15日早上,德里空氣污染水平達到“嚴重污染”級別,空氣中PM2.5含量為469.3微克/立方米,是印度法定安全標準閾值(60微克/立方米)的近八倍。

報道援引警方提供的數據説,排燈節前後共處置了1206起非法燃放的警情,收繳了約1314公斤煙花爆竹,德里警察局僅在14日當天就收到了2000多個與違反“禁放令”有關的報警電話。不過,警察們也抱怨説,在政府發佈“禁放令”前,德里警察局就已簽發了138張煙花爆竹銷售許可證,儘管所有許可此後均被吊銷,“但那時很多鞭炮都賣出去了”。也有德里警方匿名高層表示,民眾應該尊重並自覺遵守“禁放令”,單純依靠警方執法難以有效管控,批評個別民眾“明知故犯”。德里警察局副局長梅納還透露,很多人發現在德里無法買到爆竹後,轉向從哈里亞納邦等鄰邦購買並帶回德里燃放。

在警方抱怨“活難幹”的同時,德里民眾也認為“禁放令”不近人情。居住在德里南部的居民喬蒂説,“我很難向孩子們解釋為什麼今年不能放炮”,“他們盼了一年,很難用一句‘政府説不讓放’就能讓他們不再為此哭鬧”。也有一些人告訴《環球時報》記者,排燈節燃放爆竹是傳統,“以前哪年不霧霾、不污染,政府為什麼不管?”“今年疫情壓抑了一年了,(燃放爆竹)既是為了能熱鬧熱鬧,也希望能借此驅趕病毒”。

美印科學家日前發佈報告,通過對衞星數據、採樣標本等的研究指出,恆河平原是全印污染最嚴重的地區,全年空氣中PM2.5含量始終保持在100微克/立方米以上。此外,印度鄉村和城市地區的空氣污染水平差異越來越小。研究人員認為,印度空氣污染造成每年至少有105萬本已患有心臟或肺部疾病的人更早發病死亡,其中約69%生活在起初被認為“污染水平沒那麼嚴重的”鄉村地區。研究還發現,造成印度空氣污染的最大元兇是“燃燒木材、農作物殘渣、糞餅等燃料”,而非車輛尾氣、工業污染或秸稈燒荒。

印度“卷軸”新聞網的報道指出,印度議會早在約40年前,就通過旨在控制空氣污染的《防止和控制空氣污染法》,賦權中央和各地方邦政府採取改善空氣質量的各項行動,包括關閉污染企業,甚至可以逮捕造成污染事件的肇事者等。但多年來,該項法律被束之高閣。在印度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北部地區,幾乎沒有任何根據該法律提起的訴訟記錄。而近年來推出的所謂“分級響應行動”、機動車單雙號限行也更像是“臨時抱佛腳”的手段。不過,今年10月28日,印度政府成立了“首都及其毗鄰地區空氣質量管理委員會”,將負責統一協調德里、哈里亞納邦、旁遮普邦、拉賈斯坦邦、北方邦等地區的空氣治理措施。此舉被各方寄予厚望。

《今日印度》16日刊發的一篇評論文章指出,印度治理空氣污染,必須循序漸進、科技革新、嚴刑峻法“三管齊下”。文章認為,印度正經歷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,客觀上無力負擔“一步到位”式空氣治污的龐大花銷,“這可能需要數年時間”。在此過程中,政府必須考慮更多使用成熟的、污染相對更小的清潔能源技術,例如風能、核能等。同時,在農村地區推廣液化石油氣或其他替代燃料。此外,還必須賦予有關部門更大的監管和執法權限,對不符合規定的高污染行業必須“毫不留情地”關停甚至直接取締。總之,“終結印度空氣污染”將是一個較為漫長的過程,不太可能一蹴而就。(環球時報記者 胡博峯)